南南南

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我真期望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两天前QQ提醒我好友生日动态的时候

我习惯性的要将它删掉

晃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生日是今天

我犹豫着最后没有删掉动态

但也没有点击送祝福

我一直在犹豫

毕竟已经这么久没有联系

这句话说的好像我和他有过什么一样

遗憾的是除了我一厢情愿的暗恋

什么都没有发生

昨晚还在犹豫要不要发这个祝福

内心很平静

还是选择了发送

今天一开始也在想会在什么时候发出来呢

但是一直没有通知

我都快忘了这件事(潜意识)

刚刚打开QQ的时候跳出来了一条信息

信息只有短短的两个字“谢谢~”

极其礼貌的两个字

很普通

但确实是正常反应

结尾延长的~可能是为了不那么生硬

正如我经常+啦

我没有回他

不知道怎么回

也没有勇气回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还是过得小心翼翼

我真期望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毕竟我都说了

高二我就不喜欢他了

从初中开始的暗恋就结束了

可是心里并不平静

没有那么的波澜壮阔

但点点涟漪总是一圈一圈不消散

我羡慕初中的自己

心里很单纯

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他

我总是找他说话

请教他题目

理由是他就坐我后面啊

多么理直气壮

直到高中

不在同一个学校

我开始格外想念初中的单纯的关系

然后可能慢慢演变成我喜欢他

这个认知让我觉得有点欣喜又有点难过

我为什么现在才意识到这件事情

然而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机会交集了

高一市里要求高校组织去看东方体育中心的冰上花滑的国际比赛

他的学校正好和我学校是同一天去

那天去的还有好几个学校

于是初中同班同学就约好那天中场休息的时候出来见一面

那么多人里他依旧很显眼(他真的很高啊)

我们甚至可能就说了两句话

打招呼而已

笑着的

我们一群人站着厅里

周围也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初中聚会

见面很短暂

结束后我都忘了有没有和他说再见

我记得我那天回学校之后写了很长的一篇日记

现在还保存在家里的柜子里

内容都忘了

我高中有跨年晚会

12月份学校外联部和其他高中有互寄明信片的活动

我写了一张给他

为了显得不那么突兀

我给和他同一个高中的初中同班同学都寄了一张明信片

内容很无聊

千篇一律

信封里放了几片学校落下的银杏叶

已经不太记得有什么特别的

高二那年我又寄了一张

然后收到了他的明信片以及一个银杏叶造型的铜制小书签

应该是收到我的第二张明信片后寄的

因为他有提到这个

然后就是问我选科的情况以及他自己选了哪三门课

他选了物理化学和历史

我选了地理政治和历史

我本来是选了物理的

但是无奈自己太笨跟不上进度

主动改选了历史

明信片收到的时候是12月底了

离通宵跨年晚会的时间不远

晚会那天他也来了拿着发给外校的邀请函

邀请函是我们共同的初中同学(和我在同一个高中)给他的

在游园会的时候迎面碰到了他们

真的只是很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相互错开了

高中校园当然没有大学大

之后我又看到了他

但是他没有看到我

我隐匿在黑暗中看着温暖的灯光中的他

他驻足在猜灯谜的摊子和卖书签的摊子前

认真的挑着书签

我没有再去打招呼

因为真的没有意义

他真的只是单纯来玩的

不是来叙旧的

我穿过那条挂着灯带的路没有回头看

我开始想着

我到底真的喜欢他吗

如果喜欢

我为什么不告诉他或者至少表现得明显一点

至少多找他聊聊天哪怕是在QQ上

然而我们的聊天记录少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如果不喜欢

我为什么还总是在意他

在和朋友讨论喜欢的男生时只会想到他

可是他明明和自己定的标准几乎没有相同的

我和他的交集应该就止步在这一天了

之后所有关于他的消息都是从别人那听到的零星小事

我的成绩不好

他的成绩很好

到了大学我们只会越来越远

而这些他根本不知道

其实初中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了

但是有些特别的事情还是印象深刻

我并不想写出来

写出来太矫情了

没准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写了这么多终于又平静了下来

记忆里远不止这些

但写出这些就足够了

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和他说再见

上一次再见也就维持了不到三年而已

再见cjz

(这就是个树洞吧,看看以后会不会删掉吧。写着写着其实已经过了零点,但是懒得回去改时间了。就记录一下开始写的这天)2018.11.13


评论(5)

热度(1)